ji4xx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txt-第363章 朱厭熱推-gw9tb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上古有四凶。
混沌,饕餮,穷奇……还有眼前的,梼杌!
上古四凶,这是一则传说,在中神州也不是人人皆知,至于东神州知道的就更少了,景国虽然每隔几年都会迎来一次兽潮,但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凶兽而已,最高不超过九品,至于兽王,还不屑于也根本不需要做这种事。
至于上古四凶,传闻它们都是圣兽王层次的至强者,奉为传说,但李云逸知道,它们的确真实存在!
但是他也没有亲眼见过,只看过图卷,直到现在……
梼杌?
它是坐镇在古海道径万米之境的三尸恶念?
它是本尊?
不!
绝对不可能!
李云逸瞬间抛却这种猜想,十分果断。如果这里是外界,或许还有可能,但这里是古海的道径,就绝对不可能!
“它还是三尸恶念!”
“只是同其他三尸恶念相比,它更完美,也更加完整!甚至演化出了它的真实神威!”
感受着身前这尊庞然大物身上的勃勃威压,李云逸面色铁青。
綠茵王座
古海,了不得!
哪怕沿着道径一路走来,李云逸自认为对生命一道和古海本人有了一定的了解,直到现在,梼杌的庞大身躯出现,还是给他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压迫!
“生命一道,拟化妖物天赋神通!”
之前石壁上描绘的只是普通妖物,谁能想得到,古海的野心这么大,竟然把目标直接划到了梼杌身上……
实在可怕!
“里面甚至极有可能有梼杌的一缕精血,否则,它绝对不会如此真实,并且……”
李云逸紧紧扣住剧烈震荡的天机壶,眼底闪过一抹精芒,锐利如锋!
“他果然也去过那里!”
那里?
哪里?
若是花漪儿听到李云逸内心的声音定然会惊骇万分,只是,她现在完全顾不得其他了,因为就在梼杌从黑暗里走出来的一瞬间,一双铜铃大的虎目已经死死盯住了她!
“吼!”
惊天咆哮冲击而来,花漪儿只感觉思绪一滞,一道黑芒已至眼前,几乎下意识一拳轰出……
砰!
火光瞬间溃散,满天横飞,同样倒飞而去的还有花漪儿本人,在空中大口咳血,直接砸在了石壁上,又瞬间弹起,一双美眸之中,哪里还有先前的欣赏?
惧怕!
惊恐!
只是一击,她竟然差点死了!
“前辈,快逃!”
一次交锋,花漪儿竟然直接失去了斗志!不怪她的意志不坚定,实在是梼杌太强了,根本不是她能抵御的。
音波攻势!
神力无双!
更别说是生命层次的天然压迫了,其实花漪儿能抗住一击,李云逸就已经相当惊讶了。
不说花漪儿,就是他刚才在梼杌怒吼之时,也是神念震荡,一阵头晕眼花。
生命层次的压迫,太强烈了!
“砰!”
李云逸想都不想,直接爆退,身形如电。
此獠,不可力敌!
必须退到安全的地方重新想办法!
花漪儿和李云逸的想法完全一样,动作也出奇的一致,可是,就在两人一前一后疯狂逃遁之时……
砰砰砰!
身后,脚步如雷,吼声震天,滔滔声浪袭来,李云逸回头一看,脸色大变!
梼杌,追上来了!
它不似其他三尸恶念一旦退出了一定距离就会放弃,它似乎有自己的灵性!
逃不了!
它的速度太快了,一步踏出就是十余丈,比自己快太多了!
花漪儿和李云逸一样同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原本就因重伤而惨白的脸色瞬间更白了,满脸凄凉。
怎么就遇到了这样一个怪物?
花漪儿不认识梼杌,不过这个节骨眼上,认识不认识没什么两样,连李云逸都奈何不了它,花漪儿又有什么办法?
“要死了!”
花漪儿面无血色,感受到了死亡的冰寒。以他们之间的距离,怕是只要十数息的功夫,梼杌就能追上!
至于腰间的软剑……
花漪儿第一次对父亲给她准备的搏命密宝失去了自信。这样的怪物,真的是自己一剑能杀死的么?
毫无依靠!
花漪儿崩溃更深,凄然望向李云逸:“前辈!”
娇喝凄凉,让李云逸都忍不住心头一荡,抬头望见花漪儿悲凉的眼神,精神一震。他眼里看到的是花漪儿,但心里想的并不是,一时间,无数张面孔从脑海深处划过。
江小蝉福公公熊俊丁喻龙陨肖狐……甚至还有叶青鱼……
吼!
当梼杌的狂暴嘶吼再次从身后传来,李云逸精神一颤,眼底骤然闪过一抹厉色,凶狠如潮。
黑客法則 間歇性抽筋
昔日,前世,他孤身一人闯荡天下,确实盛名传扬,但是异乡人的凄苦又怎与他人说?
这一世,重活一生,他终于拥有了想要的一切。虽然不是全部,但……
“这条命,又岂能被你轻易拿去?!”
咔嚓!
无人看到,李云逸衣袖下的五指扣动,天机壶似乎被开启了一条小缝,瞬间,里面的震荡更强烈了,就像有滔天浪潮翻滚,但李云逸的五指就像是一道枷锁,牢牢困锁,一缕神念没入。
“吼!”
“出去!”
天机壶里,竟然别有一番洞天!
不。
它只是天机壶的一部分,但是和从外面看的玲珑剔透不一样的是,这里相当宽敞,足有百丈方圆,到处燃烧着熊熊火焰,白炽的火焰似乎连李云逸这个天机壶的主人都不敢贸然碰触,幸好,火焰有灵,分散开来,在李云逸脚下形成一条空白的通道。
通道尽头,竟然也是一尊庞然大物!
它的体型比梼杌更大,更雄伟!活脱脱就像是个大猩猩,只是身上毛发漆黑,似乎是被烈焰烧灼的,只有个别地方才能看出它原本的白色。
双臂惊人,身材壮硕,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充斥着力量的美感,奇特的是,它的下半身却是古铜色,带来一种异样的感官。
它在竭力挣扎,尤其当火海散开,挣扎的更激烈了,只可惜一根粗大的不知质地的锁链困住了它,从琵琶骨穿过,牢牢束缚在一根巨大的铜柱上。
当李云逸看到它的时候,它也看到了李云逸,瞬间怒目圆睁,就像是看到了生死大敌,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卑鄙!”
“无耻小人!”
“我要把你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中怒火使然,它的口齿竟然流利了几分,李云逸闻言一挑眉,冷笑森然。
“朱厌,当年你想杀我时,就应该想到有这么一天。”
“怎么样,被我这个小蝼蚁困在这里的感觉如何?”
朱厌!
若是有中神州精通上古妖族一脉的大能在此听到李云逸对它的称呼,看到这一幕,定然会骇然大惊,无法自拔。
朱厌,上古凶兽之一!
祖宗在上 二木七
它的恶名肯定无法和梼杌相比,但也是恶贯满盈的存在。
它竟然被李云逸困在了这天机壶里?
更重要的是……
它是真身!
并不是外面的梼杌那样的假身!
真实的上古凶兽!
上古凶兽不是已经在神佑大陆灭绝了么,怎么……
是的。
上古时期,妖族一脉就已经消失了,历史无法追溯,神佑大陆的确没有了,但谁说,李云逸是在神佑大陆抓的这头朱厌?
星神傳說 陽關三疊
“卑鄙!”
吼!
朱厌狂暴嘶吼,被李云逸激怒,枷锁震颤,狂放的气势几乎要把整个囚笼冲破,哪怕知道它不可能逃脱出去,李云逸也忍不住心头一震。
上古凶物,果然恐怖!
總裁大人,100分寵! 妃子一笑
“只是不知,它们怎会消失……如果还在,现在霸占整个中神州的恐怕不是人族皇朝,而是妖庭了吧?”
脑海中闪过杂念,李云逸并未多想。
时间紧迫!
望着朱厌怒火滔天的模样,李云逸眼底精芒一闪,道:“别装模装样。”
“昔日你也害我挺惨,有今日之祸完全是你咎由自取。不过今天,有个机会,你若是抓住了,我或许能对你好些,送些血食进来,但如果你抓不住……”
朱厌闻言硕大的瞳孔一震,突然狂笑:“哈哈哈哈,你想让我去杀了那条杂种?”
“好啊,放开我,我不仅能帮你杀了它,还能帮你们出去!”
朱厌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更知道李云逸的来意!
“自由!”
“除了自由,我什么都不要!”
朱厌继续咆哮,李云逸眉心一颤,沉声道:“你想多了。”
“自由那是不可能的,只要我不同意,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去……”
朱厌的智慧一点也不逊色于李云逸,不等他一句话说完……
“除了自由,什么都不要!”
“还是说,你真的以为自己还有机会困我一生?”
“哈哈哈哈哈!”
朱厌疯狂大笑,枷锁震荡,李云逸清楚的知道它的底气是什么。
撑不住了!
外面,梼杌马上就要追上了!
难不成,真的要答应朱厌的要求?
望着身前如小人得志般疯狂大笑的朱厌,李云逸眉头轻挑,一字一顿道:“所以你认定,我会放你出去咯?”
“还是说,你觉得我宁愿被你杀死,也不愿被外面的那条杂种杀死?”
“或者,你认为,哪怕我死了,你就有机会逃脱这里了?”
“不。”
“如果我死了,我会在临死前用尽所有力量封禁天机壶,只要一天这道径不被发现,只要一天无人解开我的秘法,你一辈子就是死在里面,也别想出去。”
“至于我的秘法是不是有人能解开……”
李云逸轻轻抚摸着因这些天一直没修剪张长的胡子,轻轻一笑:“我想,这世间应该没人比你更清楚。”
秘法。
封禁!
李云逸声音并不大,和朱厌相比简直微不足道,语速极慢,就像是在说一个小故事,可是就在他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尤其是听到“秘法”二字,朱厌的狂笑戛然而止,难以置信地望着李云逸,似乎被揭开了某段不堪回首的记忆,硕大的瞳眸里有难言的情绪在翻滚。这种情绪叫……
恐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