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uph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一百七十九章 終結者?穩固者?閲讀-zp8ix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王的宴席,逐渐也变得简朴了起来,再也没有往日里那样的奢靡,赵括觉得,这大概是因为信陵君的缘故。看得出,赵王有很多事想要与赵括商量,不过,在座的大臣太多,赵王总是开个头,便没有继续往下说了,赵括自然也没有多打听,赵王看着麾下的大臣,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赵豹领着一位腼腆的年轻人,走到了赵括的面前。
陰墓陽宅 六丁六甲
年轻人穿着不凡,眉宇间与赵王有几分相似,为人腼腆,害羞的低着头,偷偷的打量着面前的马服君,赵豹与赵括笑着拜见,又询问了赵布的情况,如今赵布是留在丹水,跟随廉颇将军驻扎,并没有返回邯郸。随后就让年轻人拜见了马服君,这才给马服君介绍道:“这是长安君,先前在齐国为质子。”
“哦…“,赵括笑着点了点头,这位长安君,在赵国还是很有名声的,众人都说,当年秦国攻打赵国,为了能够得到齐国的帮助,这位长安君自愿前往齐国为质子,拯救了赵国,故而,赵括也曾听说过他的名声,长安君急忙拜见了赵括,赵豹坐在了赵括的身边,长安君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马服君…魏无忌想要谋反。”,赵豹压低了声音,忽然说道。
“嗯??”,赵括瞪大了双眼,看着赵豹,随即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可能。”,赵豹无奈的长叹了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起身离开了,而长安君并没有跟着离开,他坐在了赵括的身边,笑着对赵括说道:“马服君..在齐国的时候,众人就在谈论您的事迹,他们说,您是赵国的仁义君子…”
长安君说着自己的见闻,又向赵括询问,赵括与他聊了片刻,而脑海里却还是在想着魏无忌,看来,魏无忌与国内这些贵族的矛盾,已经来到了最为激烈的程度。赵括还在构思的详细的变法,而魏无忌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在赵国施行了,赵括先前曾劝过魏无忌,没有详细的变法大纲,匆忙的推行只会使得朝野混乱。
這個相公有點壞
直到董成子告诉赵括,魏无忌遭遇刺杀,如今还在府内养伤的时候,赵括方才意识到:出大事了。
他再次告别赵王,离开了宴会,赵王知道他的性子,马服君并不是很喜欢宴会,也就没有挽留他,只是告诉马服君,要他明日再来王宫里与自己相见。赵括匆忙离开了宴会,便上了车,要戈迅速赶往魏无忌的府上。刚刚赶到了魏无忌的府邸门前,赵括就感觉到那种令人不安的氛围。
魏无忌的门客们,佩戴着武器,甚至是带着弓弩,守在了门口,在看到赵括的马车之后,他们迅速做出了戒备,看到赵括之后,这才连忙放下了弓弩,挤出了笑容。赵括走下了马车,方才有魏无忌的门客领着他走进了院落内,院落内的门客们依旧在喝酒,乐此不疲,看到这一幕,赵括不再那么紧张了,他们还有兴致喝酒,那就说明问题并不大。
果然,当赵括走进了内室的时候,正好看到醉醺醺的魏无忌,正在跟自己的几个下属饮酒,赵括松了一口气,魏无忌看到赵括,非常的开心,急忙起身,摇晃着走到他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就让他也坐了下来,“许久不见,您也不给我回个书信…我们都很思念您啊…”
你看不到的天空
赵括坐在他们之中,魏无忌跟他寒暄了片刻,这才说道:“您不要担心,我并没有受伤,遇刺的事情,是我自己弄出来的…”,魏无忌于是又将赵豹等人随意的杀害各地的新任官吏,以及煽动百姓来攻击自己的事情告诉了赵括,赵括只是听了片刻,便是勃然大怒。
看到赵括猛地起身,魏无忌急忙抓住他的手,说道:“请您不要冲动…如今的赵国,需要一位公正的判决者,上君他两不相帮,坐视我与赵豹争斗,既不开口支持我变法,也不反对我变法…唉…您是仁义的君子,无论是与我,还是赵豹,都是愿意信任您的,请您来监察变法之事。”
“若是我有不对,请您责罚,若是他有过错,也请您不要赦免。”
赵括皱着眉头,愤怒的说道:“赵豹害死了数千赵人..我不会放过他的。”,魏无忌认真的说道:“若是您现在就将他抓起来,或者将他杀死…那会死更多的人。”,赵括没有言语,他也明白魏无忌的意思,所有的变法,都需要一位强力的统治者的支持,这样一来,变法才能成功施行。
显然,如今的赵王,是不愿意来担任这个变法内起到重要作用的统治者的,而魏无忌就希望让赵括来担任这个重要的位置,成为变法里关键的一环。赵括的身份符合吗?首先,他本身就是赵国第二大贵族,除却赵丹这位第一贵族,就是赵豹这样的宗室,在他面前也硬不起腰来。
另外,他有足够的威望,无论是魏无忌等变法者,还是赵豹等人,也都不敢无视他,可以说,只要赵括如今对着他们之中任何一人,说一句你没有德行….那他们就不敢再出现在邯郸,甚至都不敢抬起头来见人了,自杀就成了最好的出路。
赵括强行忍住了心里的怒火,在他看来,煽动百姓的人,是该死的。对于魏无忌的请求,赵括并没有拒绝的道理,魏无忌的思路从一开始就很明确,变法之中,赵王靠不住,那就依靠赵括来执行,而在外人看来,赵括支持的契机,就是赵豹煽动百姓,残害百姓。
魏无忌又跟他谈论了一会,赵括便将自己想要设立随军医,以及地方医的事情告诉了魏无忌,魏无忌点点头,又跟他询问了很多,喝了一口酒,魏无忌这才笑着说道:“我本以为,您此刻会前往楚国,帮助楚人击退秦人的进攻。”,赵括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很想救下更多的人,可是我不能让赵国的士卒因为我的想法而死去。”
“您一直都不是想要停止战争吗?”
“我发现,我做不到这一点,各国之间,都是有着血海深仇,他们的亲人死在对方的手里,家乡故土也被对方所烧毁,哪怕秦国不再杀死百姓,不再将他们当作奴隶,这种仇恨也不会消散…只是靠着我七国一体的言论,无法泯灭这种仇恨,只是靠着我的言语,也没有办法去阻止战争。”
魏无忌有些惊讶,他又问道:“您已经放弃了?”
“我并没有放弃,我没有办法去阻止战争,更没有办法救下所有的人,可是,我还是会尽我的全力,去做些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就算我没有白来这个时代吧…推行医学,假如在将来,一王天下,只要我的这个理论能被后来人继承下来,就能救下很多人,对吧?”,赵括认真的询问道。
魏无忌在他的眼里,却是看到了一种期待,他很想要得到认可,证明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魏无忌逐渐严肃了起来,他说道:“一定会这样的,很多年之后,若是正如您所说的,天下没有战争,会有很多的百姓因为您提出来的医官制度而活下来,瘟疫,疾病,都能得到有效的控制…”
“是啊…会有用的,一定会的。”,赵括笑着说道,眼里闪烁着光芒,他笑着说道:“我还有很多的办法…一定可以救下很多的人。”,魏无忌做出请教的姿态来,赵括继续说道:“如今各国的税赋,各有不同,我想要加以改进。您知道税是什么吗?”
魏无忌急忙说道:“我愿意听您教诲。”
“税收本是国家为满足公共之需要,按着律法之规定,强制,无偿的参与产品分配的形式。”,赵括这么一开口,魏无忌就懵了,赵括又继续说起了什么国家的职能,社会产品的合理分配之类。魏无忌自认也是个聪慧的人,可是此刻,他却是半点没有听懂赵括的言语,看到他有些不理解,赵括又细化的为他继续讲述。
赵括先是讲述了税赋的具体含义,方才对魏无忌说道:“如今按着土地的多少,商贾们的货物来进行税收,这是不合理的,没有律法来进行规定,在没有经过核实的情况下随意的征收税赋,也是不对的,应该有一个详细的税收制度,不是按着土地的多少,而是土地产粮的多少,不是按着货物,而是按着利润。”
“还有对牲畜的税,养一百头牛与养一头牛的税所缴纳的一样,这合理吗?”
“制定一个产粮的额度,超过额度的人缴纳税赋,低于额度的人可以免除,再按着额度的不断提升,所缴纳的税收也相应的提升,这才是合理的啊…”,赵括又讲述起了个人所得税,以及土地税之类,魏无忌皱着眉头,听着从耳边传来的刷刷声,魏无忌有些恼怒的看向了门口,却看到韩非正在飞快的记录着。
魏无忌没有再训斥,他对赵括提出的新制度还有很多的疑问。
赵括在魏无忌的府邸里待了很久,过了许久,这才离开了他的府邸。魏无忌亲自出门,送别赵括,看着赵括坐上马车,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在远处,魏无忌心里,却是有种说不出的敬佩。直到赵括远去了,他也是站在院落门口,不愿进去。侯赢咳嗽着,走到了他的身边,看着远去的赵括,问道:“您不是不愿意马服君参与到变法之中吗?”
“哈哈哈,商鞅变法,商鞅因为变法死了,秦孝公也因为这件事而死了吗?”
魏无忌笑着反问道,侯赢却是说不出话来。
儒道佛尊 東方浩然
重生:上流千金 皇邪兒
穿越之腹黑軍嫂 懶喵
“您抄写的竹简,都快放不下了,您还在这里抄写?”,戈有些不悦的看着身后的韩非,韩非又将一大堆的竹简放在了马车上,驾车用的老马都有些受不了了,步伐因此变得缓慢了起来,韩非不敢对这位老者无礼,苦笑着说道:“老..老..老师讲的太好了,这些若是不..不..不记下来,这..这会是全天下的遗憾啊。”
赵括坐在马车上,闭着双眼,忽然开口询问道:“戈,您可曾听说过纸?”
“什么?彘?”
“算了…您说,怎么样做出跟布帛一样轻便,可以用笔记录的东西呢?”
“这件事,您得去问杜,我只懂得驾车。”,戈说着,心里却已经明白,自家家主又开始琢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先前是什么只有一个轮子的车,还有什么里头生火的炕,如今又是什么可以写字的布帛?可怜的杜啊,又要被家主折磨了。
赵括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声,又看向了韩非,他认真的说道:“我觉得,可以在马服设立学室。”,韩非听闻,顿时大喜,这是他早就向赵括提议的事情,可是赵括一直都不同意,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能教导他人的才能,韩非笑着询问道:“老师?您..您..您想要教导什么呢?”
“教导治世救人的办法。”
風生水起 道門老九
“早就该..该如此了…”,韩非说着,又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竹简,就是这些年里他所记录的老师的言行,都足够他人学上十年的。而赵括,迎着冷风,在夜色里,朝着马服慢悠悠的赶去,他心里已经明白,自己不可能是乱世的终结者,赵国哪怕是经历了变法,也不会是秦国的对手。
自己的诸多想法制度,在赵国甚至还没有开始,秦国就已经开始施行了。
这是一种制度上的差距,令人绝望的差距,他不可能带着赵国去一王天下,就是赵国上下一心,进行变法,也赶不上秦国的效率与进度,他听上党的秦吏们说:秦国在各地设立了刺史督邮…这就足够让赵国绝望的了,赵括还只是提了几句而已,赵王也只是觉得这个办法不错,而秦国已经完成了…
就像昔日的独轮车那样,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使得秦国愈发的强大,与诸国拉开更大的差距。
居裏夫人腹黑狼 如眷
而他自己也不会去投秦,且不说赵国这些信任自己的人,就是自己赶往了秦国,还是需要去杀死更多的人来完成统一,赵括觉的,这样的事情,自己是做不来的。
寵狐成妃
既然做不了这乱世的终结者,那就不要怨天尤人,干脆来做将来太平盛世的稳固者吧…为后人留下更多有用的知识,减少统一之中的流血牺牲,避免统一之后更大的战乱。
最強棄少之拳路通天 一時激動
忽然,赵括笑了起来,这一刻,他似乎理解了另外一位绝望中的赵人。
一位无法亲自作为乱世的终结者,就想着教出乱世终结者的圣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