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uwg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笔趣-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打草驚蛇熱推-lhvao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王越回到官房便得到了消息,他的手下在蓝田县秘密审讯了陈永道,陈永道交代,他在一个月前兑换了五千两银票和一万贯钱票后,在怀德酒楼忍不住给众人炫耀,结果被卞老六盯上,卞老六上手看了半个时辰,看的就是那张伪造的银票,所以陈永道才去找卞老六要个说法!
王越立刻命令手下连夜去找京兆府各处的城狐社鼠以及街头的地痞无赖,要求他们去京兆各地查找卞老六的下落。
迷影喧囂 焦糖冬瓜
上午时分,一辆牛车驶入了长安光德坊,在一座靠西市的府宅前停下,一名年轻男子从牛车跳下,他步履匆匆地走进了一座大宅,一直来到后堂。
降龍天訣 筆隨春風
后堂上,金德正在很悠闲地喝茶,他虽然是金银黑市的领头人,但具体的事情他已经不去做了,由他的次子和几个徒弟去经营,他每天只是很悠闲地喝茶、钓鱼,或者找老朋友闲聊,或者看看报纸,只有大事发生,他才会出面。
这时,金德的长子金善甬快步来到后堂,走上堂他便急声道:“坏了!坏了!父亲,坏大事了!”
“你急什么?”
金德狠狠瞪了一眼长子,“你好歹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怎么一点都沉不住气?”
金善甬吓得不敢吭声了,金德这才道:“说吧!什么事情?”
“孩儿刚刚得到消息,整个京城的地痞无赖都在寻找卞老六,听说内卫悬赏五百贯钱抓他。”
金德吓了一跳,距成都第一张银票用出去才十天,就已经查到卞老六头上了?而且居然是内卫在查这个案子。
一直轻描淡写的金德也有点紧张起来,不过这件事他隐藏得很深,除了卞老六外,任何线索在查不到他身上。
金德负手在大堂上来回踱步,脑海里思索着各种漏洞,他又问长子,“太原和江南那边的钱票用了吗?”
金善甬摇摇头,“都没有用,上次爹爹说,要看第一张银票的反应,所以各地都没有开始。”
“那就暂时不要用了,等这个案子平息后再说。”
“孩儿明白了!”
金德又冷冷道:“至于这个卞老六,让他永远消失才是最保险的,你立刻带人去把他干掉,记住,首级要和尸体分开,把他首级扔到渭河去!”
“现在就去吗?”
“对!现在就去。”
……….
在新丰县县城东北的大儒巷内,靠最里面有一间小院子,这段时间院门都紧闭着,每天会有一个老者前来送饭,这种奇怪的现象自然引起了巷子其他住户的议论,不过议论归议论,谁也没有答案。
这天中午,有点佝偻的老者和往常一样来送饭了,他很有节奏地敲了五下门环,不多时,院门吱嘎开了一条缝,老者进去了,院门随即关上。
院子里只有一个男子,三十余岁,长得又瘦又小,一双眼睛却格外机灵。
他接过食盒问道:“今天怎么来晚了?”
“在路上被人拦住盘查,稍微解释了几句,让李爷久等了。”
男子着实有点饿了,他拎着食盒就进屋去了,屋里没有开窗,一片漆黑,桌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碗碟,这是昨天吃剩下的碗筷,老者慢吞吞给他收拾桌子。
男子抓起筷子便大口吃饭,又含糊不清问道:“官府盘查什么?”
“不是官府盘查,是县里一帮无赖,他们在找人?”
“他们找什么人?”
“找一个瘦小的男子,也是京城口音,估计和公子差不多吧!”老者随口答道。
男子慢慢停住了吃饭,他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呢?”
“好像….好像叫什么老六,我有点记不得了。”
“天下各种姓氏多了,张老六、李老六、王老六、卞老六、马老六……”
“对了!就是卞老六,他们找一个叫做卞老六的男子,公子提醒我了。”
生化危機之喪屍危機 無懼﹠末日
“无赖地痞找这个叫卞老六的人做什么?”男子尽管装得若无其事,双腿却在暗暗发抖。
“谁知道呢?应该是有悬赏吧!这些无赖地痞,没有好处他们是不会这么卖力的。”
“听起来蛮有趣的,王老丈先走吧!明天早点来。”
“知道了,明天我会早点来。”
李舜生逆天的足球人生
老者拎着食盒走了,男子一下子呆住了,他自然就是无赖地痞们到处在寻找的卞老六,为了一千两银子的好处,他制作了一批银票和钱票,足有一百二十张,然后他便被金家藏在新丰县。
金家只给了他五百两银子,其他五百两银子等事成后再付,若不是等剩下的五百两银子,他早就逃掉了。
这时,院门外传来送饭老者的声音,“公子来了!”
紧接着有人问道:“李爷在吗?”
“在呢!李爷正在吃饭。”
卞老六猛地一激灵,他顾不得收拾东西,立刻推开后窗翻了出去,在后窗关上的一瞬间,他看见院子里有五六个人拔出了刀。
卞老六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三两步攀上院墙,好在他平时有准备,多次练习逃跑,连翻墙的木凳子也准备好,放在墙边,没想到竟然用上了。
草根的逆襲
卞老六翻出院墙便沿着小巷亡命狂奔,他反应比较快,既然到处有人在找他,以金德毒蛇一般的心肠,一定会杀他灭口!
就在卞老六刚翻上院墙的同时,两名执刀大汉闯进了房间,他们扫了一圈,没见到人,又蹲下四处看了看,还是没有。
“公子,房间里没人啊!”
撒旦冷少de囚愛遊戲 千絲惠
金善甬就站在门口,他闻言一愣,立刻走了进来,果然没人,他上前摸了摸饭碗,饭还是温的,这时,一名大汉眼尖,发现后窗轻微在摇晃。
“公子,他翻后窗逃走了!”
金善甬顿时又气又急,狠狠一跺脚,“给我追!”
惡魔教主 大牙刷
六名大汉纷纷翻上了后墙,四下张望,后面只有一条小巷,不知通往哪里?他们跳下院墙,追了上去。
………..
金善甬没有抓到卞老六,急忙赶回了长安,金德半晌说不出话来,一种深深的恐惧感笼罩在他心中,他妻子早亡,没有续弦,只有两个儿子,金德立刻命人把去次子金善珠找回来。
首席大人,你慢點
书房里,金德指着地上四口大箱子道:“这四口箱子里各有一千两黄金,你们兄弟一人一半,马上带着妻儿离开长安去河东,然后隐姓埋名在河东乡下隐藏起来,现在赶紧去收拾,赶紧走!”
次子金善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问道:“爹爹,怎么回事?”
復仇公主何去何從的愛
金德叹了口气,“我伪造了一批银票和钱票,想扰乱市场,让商人们不敢再用银票和钱票,原以为天衣无缝,但没想到我一念之仁,没有早点杀卞老六,结果把自己害了,内卫雷厉风行,很快就要查到我们头上了,这可是要满门抄斩的大罪,你们赶紧走。”
金善珠呆住了,金善甬急道:“爹爹,我们一起走吧!”
誅符印典
金德摇摇头,“我若走,一家人都逃不掉,你们快走吧!走北面去延安县,再渡黄河去太原。”
兄弟二人不肯单独留下父亲,被金德狠狠斥骂一顿,兄弟二人只能含泪简单收拾一下,带着妻儿上了两辆牛车,逃离了长安城。
金德怕下人泄露两个儿子逃走的消息,他又拿出重金解散了家人,让他们各自回老家。
很快,整个金府就只有金德一人,他关上府门,把剩下的一百多张银票和钱票一把火烧了,便独自坐在内堂上喝茶,等待命运的来临……..
三更时分,身材的瘦小卞老六从南城门悄悄进了城,直接一转弯,进了安置贫民的居安坊。
卞老六虽然逃过了金家的追捕,但他身无分文,连午饭都没有吃完,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他也准备逃跑了,但他必须要带一笔钱才能离去。
俗话说,狡兔三窟,对于卞老六这种作伪高手更是必须的,他化名李四男在城墙根的居安坊租了一间屋子,之前金德给他的五百两银子就埋在这间屋子里。
卞老六无妻无子,孑然一身,手艺高超,走到哪里都不怕,关键是他手上得有一笔钱,像他这种身材,抢又不能抢,偷又不能偷,去要饭又拉不下面子,若身上无钱,他非饿死在路上不可。
卞老六绕了一个圈子,终于来到自己出租房,他从腰带上解下钥匙,开了门,一闪身进去了,又摸黑关上门,他忽然感觉到不对,一转身,一把明晃晃的刀架在他脖子上。
“我们等了你一天了!”
卞老六吓得几乎晕过去,下身一热,尿液便顺着裤管滴滴答答流了下来。